这就是生活!

很少写影评,但是愿为此片贡献全部力量!

两人在监狱里展现的差异化贯穿了整部电影。

最终在度日如年的焦虑中选择了自杀。

1. 任何人的内心都是看不透的
肖申克监狱内又来了一批新的囚犯,此时他们被夹道欢迎,脸上惶恐或者死气沉沉。老的囚犯们显得漫不经心,他们又在下赌注了——今晚谁是第一个哭的新人呢?
第二天一早瑞德不得不赔了几根烟,这是他第一次猜错。瑞德打量着让他赌输的年轻人,他脸上的不合群竟并不代表着无法集中精力的恐慌。
年轻人果然是被冤枉而入狱的。已是朋友的瑞德和安迪开始互相了解对方。在瑞德眼里,安迪才华横溢并且对未来充满信心,他已经成为了狱长的财务助手。安迪让瑞德帮忙弄来了一个锤头,但安迪不愿说他的用意,瑞德想:“这东西就算是600年也无法凿出隧道吧。”
直到后来瑞德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透安迪。安迪在帮狱长洗黑钱,安迪还是靠着锤头砸开了墙壁。不过还好,安迪确实是个善良人。
事实上任何人的内心都是看不透的。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面具之下,我们所谓的了解,只是了解这个人的面具而已,面具后面我们尽可以藏起自己的秘密。那些怕见到光的秘密或是慢慢滋生,或是渐渐地消失。只怕时间长了自己也被欺骗了。

瑞德是平凡的:

现代人生活在这样一种错觉之下:他似乎很明白自己的追求,但事实上他追求的,不过是别人期望他去追求的东西罢了。

3. 结局只有一个
若一个人同时拥有智慧、宽容、毅力、希望,他定会拥有完美的结局。
我们把瑞德和安迪放在一起,便看到了这样一个伟大的形象。

影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

当他得到机会被假释出狱,他适应不了自由的生活,反而想重新犯罪回到监狱。

2. 希望总在前方
自由在哪里?这对肖申克监狱里的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好多人都被关了几十年了。瑞德这样评论眼前无法逾越的高墙:“起初你恨它。再后来你开始习惯了它。很久以后,你不能没有它。这就是驯化。”
有个善良的老人假释出狱了,他发现以前的东西全变了样,自己就像是从上个世纪来。尽管他怀着满心的欣喜,但他发现他甚至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他希望自己没有来过这个纷繁的世界,希望回到高墙里,最后他选择了在自己局促的房间中悬梁自尽。瑞德也假释出狱了,但他发现自己竟无法改变上厕所先报告的习惯——他并没有真正获得自由,他的心仍被关在肖申克之中。
当自由来到的时候,我们是否有能力去适应和挥霍它?
不过希望总会在前方。瑞德下定决心离开了自己的职位,到了与安迪约定好的大树下。他从一封信中得知安迪越狱后取出了狱长的一些钱,移居到了一个太平洋的小岛上。
两个老友在美丽的海岛上重逢了,他们身后的那片海让人看到了磅礴的自由的气息。这才是该有的生活。

他用一把勺子大小的锤子耗费二十年挖出一条地道,不埋怨锤子太小,不嫌弃时间太长,持之以恒的完成了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完成的越狱。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安迪是梦想家的代表,他有自己独特的人生观与价值观,敢于在逆境中寻求希望,能在任何地方发光发亮。

而这条地道,在他的狱友瑞德看来,是六百年都无法凿穿的。

他如同蝼蚁一般,在监狱的大环境下苟且偷生,不值得人们去称赞,然而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的价值渺小就忽略他的存在,任何人的平凡都有他的无奈,我们应该懂得尊重生命。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安迪是善良的

有信念,有希望,有对自由无比的渴望,才使得安迪完成了他人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 撰稿者梵辰

你是否为了填补内心的空洞,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扮演“行尸走肉”呢?

大话西游里,唐三藏对至尊宝说:我在这个监狱跟在外面又有什么区别呢?外面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个大一点的监狱。我们如此拼命的活着,难道只是为了换一个大一点的监狱?我想不是,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替换更大的监狱,而是为了寻找适合自己的监狱。

除了他能弄来的香烟和印着裸女的扑克牌,任何其他异动在这个黑暗的高墙之内似乎都无法生长。

在信息高速发达的今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淡漠,朋友相见,拍照一分钟,P图两小时,发个朋友圈各自回家,越是繁华,越显孤独,或许是新时代的体制化。

银行家安迪刚一出场就经历各种悲催。

安迪与瑞德在人生的低谷相遇相知,没有利益,纯粹干净,在监狱的漫长岁月里,彼此包容,共同前行,最后一起迎接生命的辉煌,我喜欢这种友谊。

“为了克服孤独与无能为力感,个人便产生了放弃个性的冲动,要把自己完全消融在外面的世界里。他牺牲了他个人的自我的完整性,所得到的不过是不堪一击的安全感。”

他没有安迪的先天资质,也没有得心应手的个人技能,思维匮乏的他跟其他囚犯一样,只能通过卖弄苦力在监狱里生存。

恐惧让你沦为囚犯,希望让你重获自由。

◆ 银行家安迪

肖申克监狱,戒备森严,插翅难飞。多少前辈囚犯们都以身试法,但都铩羽而归。

他在未入狱之前是一名银行家,这个行业的选择让他在监狱里产生了很多机遇,也让他的越狱计划变得更加现实。

瑞德在安迪的帮助下,终于重获信念,希望和真正的自由。

▼ 清醒者的自救

布鲁克斯,一个在监狱里呆了五十年的老囚犯,监狱的图书管理员。

狱中商瑞德说:监狱里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

(四)

在银行家安迪到来之前,肖申克监狱仍是座炼狱之城,囚犯们要么忙着生,要么忙着死,这座监狱不仅限制了人的自由,还抹杀了人们对自由的向往。

当一个人没有强大的自我力量做支撑时,是不会享受自由的。

他在思维匮乏之时并没有想去扩展知识,而是选择融入监狱这个思维更加匮乏的环境中,为他的悲惨埋下了伏笔。

看来,自由,只属于少数自我意识清晰和人格完善的人,比如安迪。

瑞德是体制化的代表,在他的世界里,只有监狱是真实的,其他的一切都是泡沫,大海,帆船,沙滩,贝壳对于他来说,都是没用瞎想,他认为怀有希望是件危险的事,因为希望能叫人发疯,会让人恐惧。

安迪的内心戏是这样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