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只一个独活

大脑:各单位报告目前情况。 心:机能丧失99%。 肝:机能丧失99%。
肺:机能丧失99%。 胃:机能丧失99%。 脾:机能丧失99%。 肾:机能丧失99%。
大脑:外界援助已无法扭转局势,肾上腺素储备还有多少?
肾上腺:肾上腺素储备仅余5%,且无法再制造。
大脑:所有肾上腺素分配给神经系统及声带肌肉,准备给外界传达最后信息,其余单位做好停机准备,本指令不再重复。
…… 大脑:感谢各位数十年的精诚协作,再会无期

大脑:各单位报告目前情况
心:机能丧失99%
肝:机能丧失99%
肺:机能丧失99%
胃:机能丧失99%
脾:机能丧失99%
肾:机能丧失99%
大脑:外界援助已经无法扭转局势,肾上腺素储备还有多少?
肾上腺:肾上腺素仅余5%且无法再制造
大脑:所有肾上腺素分配给神经系统及声带肌肉,准备给外界传达最后信息,其余各单位做好停机准备,本指令不再重复

本篇内容由小Q兔根据真实故事撰写


提供|知乎@陶园- |微博@但偏偏风渐渐-

大脑:“感谢各位这数十年来的精诚协作,再会!”

及1位匿名用户

海绵体报告,申请关机前再充一次血 跟病床前的护士挥手告别

祝我们身边的每个人,一切安好

(一个悲伤的故事,画风突变,瞬间被逗笑)

14年,结婚一年后,儿子出生了,一家人非常开心。

儿子2个月大时候有次感冒了,好几天都没好,开始也没怎么在意。

直到几天后镇上老医生说,这孩子心音不对。

感觉情况不对,立马去县城医院做了心超,确诊为先天性心脏病。

全家人除了我,都觉得不会太致命,有时候我也会幻想它是可以治愈的。

当天去市级医院,确诊,建议去上海。

隔天去上海同济医院,心里还是有希望的。

第二天入住,看着一层楼的先心宝宝,心里踏实了一点,觉得可以救回孩子。

入院后一系列检查,医生安慰我们治疗好肺炎后再手术种种。心稍安,决定慢慢治疗肺炎。

事后才知道,儿子先心的心脏缺口太大,以当时的身体和年龄,手术成功率非常低,医生根本没有把握,只是在家属面前不会说太丧气的话。

十天后,距离手术的日子还要几天,肺炎有所好转。当天输液过程中,孩子情绪激动,呼吸不畅。

电梯没到,徒步抱着小孩回10楼病房,用了不到3分钟,医生说可能头孢不适。

当天夜里孩子大哭大闹。

事后才知道,其实先心的心脏本来就已经在艰难地支撑他那小小的身体,连日的治疗更是加大了孩子的负荷。

当天夜里,孩子出现轻度心衰。第二天早上再次心衰,插管的时候都是血沫。

然后急转儿童病房icu,呼吸机,输液,高热,手脚发紫,意识全无。

心肺复苏,一遍又一遍。

我不知道,那一晚上我们一家人怎么熬过来的。

我妈,我爸,我老婆,我。

老婆已经不进病房了,她有多伤心我能感受到。

孩子凌晨呼吸平稳,但是手脚已经冰凉发黑。我知道情况已经有多严重。

早上,去主任办公室,交待病情,阐述预后。

权衡后,我们决定放弃治疗。

我们真的不忍心他那么小,就受那么大罪。

没有人知道那需要下多大的决心。

当天中午,医生拔管,要家属进去。

我爸和我进去的,想送他最好一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