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000万英里近在咫尺

你一个人站在大大落地窗前,这个充满栉比鳞次大厦的城市,向下看,可以看到车水马龙的风景和一种说不出的淡漠。
也许你,二十几岁,实习中或者初涉职场。也许你,四十几岁,面临被失业或者事业有成。
你的生活坐标在哪里?

当乔治库鲁尼在奥斯卡颁奖礼上一副臭屁表情冷眼相对主持人幽默的开场白时,还真的分不清这个装13的男人和他扮演的角色有什么区别。

曾经羡慕过两个人的工作:一个是地下商场里那个拍大头贴的胖子,每次经过,他都在人潮喧嚣之中兀自捧着一本厚厚的武侠小说,心远地偏地从大框眼镜中探视属于自己的精神领地,也去那儿拍过大头贴,他乐呵呵地笑脸盈盈,活脱脱已得道成一活佛;另一个是我们对门卖福利彩票的年轻人,他的电脑画面总是花花绿绿色彩鲜艳的网络游戏,来人自己选号或者自言自语,他接单、打票、收钱、找零,然后走人,很多时候,他也许都不知道来的是男是女,或者一头幻想着中大奖的猪。
 

瑞恩的坐标是在云端的,背坐在飞机上孤独的大片大片的时光,

大多数人会羡慕这样的生活:拥有1000万飞行长度的白金会员,一年中300天在五星级酒店里度过,有自己的专属品牌,是人人敬佩的励志演讲家···只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云端,以及背坐在飞机上大片的孤独时光。

原来还有这样一类人,他们不是空乘,却每天以飞机为家,穿梭在每个城市之间,从奥马哈到底特律,再到汉普顿,瑞恩最熟稔的莫过于整理他的旅行箱和把最不幸的消息程式化地告知这个城市里某个不幸运的人,诸如“很多杰出的名人也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正是这样他们才能成功”之类的。他熟悉检票女子,熟悉每个航班,熟悉各个城市里的酒店和租车公司,熟悉每个人在接到坏消息之后的失措表情。
 

每一个人都可以从这部影片中看到自己、亲友、同事乃至人生的样子。
坐在解雇桌对面的雇员们,愤怒的、平静的、垂泪的、满布沧桑的一张张脸,造化弄人的现实,每一个被解雇的背后都有令人伤怀的真实的生活情境。瑞恩来不及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岁月已如飞刀一刀一刀剥落了青春。和亲人的相聚自然是越来越少,工作的重复越来越如cin>>
cout<<拼出的程序,输入解雇信息,输出离开结果。但程序的中间是瑞恩的真诚、理性,这是他成功的原因,也是他孤独的原因。
娜塔莉,是我也是你,是每一个刚从大学里毕业的学生的缩影,充沛的工作热情,力求革新一切潜规则一切冗余的方式。犯每一个年轻人会犯的错误,不顾一切得爱不顾一切的工作。对生活怀有美丽憧憬和理想。

每一个人都可以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

当年轻的娜塔莉带着她的网络技术走近他,却让他恍然失措,他害怕他那每天游走于各个城市却仿佛与世隔绝的自由生活从此终结,害怕失去那些留在云端的大片大片苍白的时光,害怕在岁月一刀一刀在他额头割出痕迹之时面对窗外的却只是一幅静止的画面。

世界并非所想象。
如瑞恩所说:你听说过多少稳定的婚姻?
娜塔莉失恋了,她一米八的男朋友一条短信说分手;被解雇的一个女人自杀了,从家门口美丽的大桥上跳了下去;艾利克斯一直有着自己的家庭,孩子与丈夫。
每一个人都是孤独地死去的。如此荒凉。如此真实。

造化弄人的现实,平静的、崩溃的、愤怒的、乞求的一张张被解雇的脸。

我们总在等待着岁月的改变,却总是对那些不期而至的改变茫然惊恐,瑞恩一生解雇了那么多人,却没有想到终老的时候却觉得自己快要被一只摄像头给解雇了。

也许,有朝一日,经历得越多,对这个世界就会越冷淡。距离让人觉得安全。有时候,我们都会有这样的错觉,似乎有了距离就不再会有伤害。

完美无瑕的成功轨迹,输出了情感和热情,换来了孤独和成功。

一年之中有322天,在三万英尺的高空,俯瞰城市的高楼在步履匆匆的蚁群中傲然矗立,看蓝色的海面席卷孑然的岛屿,看风吹麦浪,看万家灯火,这是远比拍大头贴和卖彩票更让人憧憬和迷恋的生活,我也渴望站在云端,看见机翼在苍茫的天空中划出最耀眼的光芒,可以闭上眼睛把自己当作一只孤独的候鸟。

惊鸿一瞥的感慨,却已经来不及。
其实谁不想遇到真爱。

娜塔莉,是我也是你,是每一个刚从大学里毕业的学生的缩影,充沛的工作热情,力求革新一切潜规则一切冗余的方式。犯每一个年轻人会犯的错误,不顾一切得爱不顾一切的工作。对生活怀有美丽憧憬和理想。

可是,没有一个人是孤独的候鸟。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因娜塔莉的努力,瑞恩最终给了娜塔莉最好的推荐。
瑞恩在各个城市标志性建筑前为妹妹妹夫的纸架照相,最后那个贴满他们合照的照片贴满了整张美国地图。
瑞恩与艾利克斯一起翻窗回到母校曾经的教室,楼梯的转角……暖色的回忆与那些不曾遗忘的过去:初恋、打架……
这不是一部让你轻快的电影,它是忽明忽暗的光。温暖如许又现实微凉。

然而,世界并非你想象。我在每一次犹疑不决中,发现自己多么软弱;在每一次琐碎执行中,发现自己无法坚持;在每一次自我期许中,狼狈而退···此时,梦想,激情,承诺,执行力··纷纷作古。只能又期盼着能在下一个轮回中稍有起色。我质疑自己,能不能完成自己的承诺,我也质疑,未来是否能有保障,甚至质疑,生命的意义。

我们和周遭的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必须去感知那些陌生的、平静的、扭曲的、愤怒的、声泪俱下的面孔背后的悲喜,就像每一个航班总会着陆,那些漂浮的自由总归华丽易逝,脚下才是更加肥沃坚实的土壤,就像瑞恩带着妹妹的照片四处拍照,曾经的校园里那些忽明忽灭的关于打球和打架的记忆,放弃了他的背包理论敲开了艾利克斯的门……我们终不是一个人生活在世上,在云下,有我们的亲人、爱人和朋友,他们一旦融入你的生命,便永难割舍。

 “今天大多数人都将回到自己温暖的小家,迎接家里闹腾的小狗,吵闹的孩童,他们的伴侣会关切地打听白天的事情,晚上,他们在夜幕中安然入睡。
星星从白天隐藏的角落,慢慢地爬升出来,而在那些天边的微光中,会有一个更为明亮,它就是我的翼翅,祝福着其他人,悄然拂过。”

质疑生命,但爱与真诚还有家庭的价值,不容质疑。

娜塔莉被男友用一条短讯抛弃,艾利克斯的门后传来丈夫和孩子的欢笑声,被解雇的女人纵身一跃跳入河中。
 

影片的最后,仍然是他一个人孤独在云层上飞来飞去。
也许人生就是下一个千万英里的旅程。

因娜塔莉的努力,瑞恩最终给了娜塔莉最好的推荐。
  瑞恩在各个城市标志性建筑前为妹妹妹夫的纸架照相,最后那个贴满他们合照的照片贴满了整张美国地图。
  瑞恩与艾利克斯一起翻窗回到母校曾经的教室,楼梯的转角……暖色的回忆与那些不曾遗忘的过去:初恋、打架……
     同样的,我在经历了那次世界观,价值观重建的历程后,终于抚平了自己一个个曾经称之为梦想的欲望。我在电话里疲惫不堪的说,妈,我不想优秀了,我们就一家人安静的守在一起,也挺好。后来妈经常讨厌的把那一刻形容为“眼泪一滚就出来的”时刻,我只能嗔怪着别再提,基本上逃避回忆那段黯淡的岁月。我也是在那时才了解到,在整夜失眠之后,电话那头等待的人,只能是父母。我常常不知好歹的承诺,以后给你送包,给你送车,他们很不屑的说,你别找我们要生活费就已经不错。我要他们过得富足,他们只想我健康快乐。无论如何,我会用我工作的第一笔工资给他们买一条大型犬,这样才能防止他们过上钻进麻将堆里的老年生活。

现实却是如此残酷,却又如此真实。

可以质疑生命的意义,但爱与真诚还有家庭的价值,不容质疑。

或许在我这个年纪,就开始为失败找一条叫做家庭的退路甚是不妥,但我也是真的非常明确,我离家乡,离他们,只会越来越远。所以,我现在能做的,就只有从一切中学习,汲取能让自己强大的一切养分,强大到将这一个个渺小的愿望全部实现。

每一个人都会孤独地死去。最后,网络解雇技术胎死腹中,瑞恩又重拾四处奔走的旅行箱,他终于攒够了1000万英里,作为仅有的7个人之一,握着至尊的vip卡,才发觉,他把所有的时光交付给了一大片蓝天和一个个陌生而熟悉的城市,最后换来的不过是一个冰凉冷漠的里程数字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